世态炎凉,洁身自好?

你第一次被叫家长是为什么?
小学不好好值日,被老师罚当劳动委员,希望我能通过经历劳动管理的不易而有所改变。当了劳动委员的我扯着大旗,在瓢泼大雨的某天带着全班小朋友给校园义务扫水。大家淋着雨拿着拖把扫把在校园群魔乱舞,空气中充满了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正义感。

第二天大批同学生病请假,我被叫家长。
后来劳动委员被撤了。

Seasee Youl:

因为校园暴力。

我不是施虐方,也不是受害者,我是看不过去的那一方。

施虐方是个富二代,受害者是个农村来的小平头,两个人都住在我隔壁寝室。其实我一直听过他们的事,富二代仗着自己爹有钱,在学校结实了一群小混混,自诩为二年级老大,平时最爱做的就是欺负老实孩子。

老师布置的作业,交给小平头做。

下午要吃饭,要小平头去买。

明明一个月有几千生活费,还是要找小平头抢钱,用他的话说:好玩呗。

校园暴力其实很普遍,即使是现在,每个学校都有百分之五的孩子在遭受校园暴力。而且可怕的是,只要不把事情闹大,学校和老师都会选择视而不见。

出事的那天是十二月份,富二代要小平头去打开水,然后自己和女朋友打电话吹牛逼,结果女朋友完全没心思和他讲话,所以他心情不好,恰好小平头回来了。富二代就跟疯了似的,拿起开水瓶就砸了过去,小平头本能的用胳膊一挡,开水瓶爆炸了,那是刚打的热水,小平头被烫的满地打滚,发出嚎哭。

我们隔壁的人都赶过去,大家都看到了这一幕,我觉得这是我人生见过最黑暗的一幕,因为所有的人都在沉默。

那个时候我体会到,沉默也是一种声音,它炸的你耳朵嗡嗡作响。

甚至没有一个人,过去把那穷孩子扶起来。

我把小平头扶起来,他的脖子和脸被烫的通红,我对那富二代说:你们有点过分了吧,大家都是同学至于么?

富二代冲着我嚷:关你鸡巴事,滚。

我也不算什么好家伙,当时就顶了他一句:不是你爸的几个臭钱,你他妈早就被打死了你信不?

那富二代被激怒了,把手机往床上一甩就冲过来,当然了,还要他那几个所谓的兄弟。四五个人围着我打,然后被我们寝室人给拉开。我挨了几拳几脚,膝盖痛的要死。

他扇了我一巴掌:别在这跟我装,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。

我的大脑蒙的一下,然后抄起旁边床边的一根铁棍,一棍子就砸在他脑袋上,真实的斗殴并不像电影中那样,血几乎像橙汁一样蹦了出来。

富二代直接被我弄趴了,旁边的几个人看着事情闹大了,连忙下去喊老师。

过了十几分钟,保安和班主任都过来了,然后把我们都带去保安室。富二代送去了医务室,没想到他还挺扛揍,打了个绷带也被带过来。

双方家长也被叫过来,他爸开的是路虎,我爸坐的是桑塔纳。

然后就是一顿掰扯,说到底是谁先动的手,为什么打架,事情该怎么解决。

小说里面往往会写:正义必胜。

但生活并不是小说,那小平头说:他也不是故意的,手滑了开水瓶不小心炸到我了。

在那一刻,我才知道生活是多么的复杂,后来才知道,富二代的爸爸给了那孩子几千块钱,还承诺以后不再骚扰他,条件是不能把这件事的责任算到那富二代身上。

我已经忘了那天事情是怎么结束的,或许是双方都道了歉,或许是教导主任各打一板子,又或许是都记了过。

记不清楚,我那天太愤怒了。

我唯一记得的是,从保安室出来后,我无法遏制的哭了出来,哭得像个傻逼,我爸在背后拍拍我的肩膀说了句:只当一个教训吧,不光是做坏事要有实力,做好事你也要有本事。

后来我出了社会,越来越觉得这句话是对的。

你扶个老人,被反讹一口,你能怎么办?

你看不惯路边的家暴,结果那挨打的女人给你一顿臭骂,你能怎么办?

你看到别人抢包想路见不平,被那歹徒回手一刀,你能怎么办?

并非人性天生冷漠,只是社会太过复杂,这就是我第一次被叫家长,得来的教训。

唯一的欣慰,是那天我爸离开学校的时候,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:当然,你做的很对,也没什么好后悔的。

世态炎凉,洁身自好?

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?

此后的十余年里,我都没想明白,到底这两句话哪句更有道理。

转载于知乎。
作者:Seasee You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